杨 峻  百年耀邦 

胡耀邦史料信息网(http://www.hybsl.cn)微信公众号:hybslw

前段,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剧《觉醒年代》相继在央视一套、北京卫视热播,为我们还原了从五四新文化运动到中国共产党成立那段波澜壮阔、跌宕起伏的历史,该剧被称为是继《走向共和》之后最好的一部反映近代史的电视剧。剧中陈独秀、李大钊、蔡元培、毛泽东等历史人物更是做到了“分子级”的还原,让人血脉偾张、情难自已。近日,读了胡德平大作《陈独秀一个与时俱进的经济观点——社会主义中的私人企业》,启发了我对于陈独秀思想特别是经济观点的一些思考。

 

一、与时俱进

与时俱进是马克思主义的理论特征,也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光辉品格和理论法宝,过去、现在、将来皆是如此。《共产党宣言》标志着马克思主义的诞生,甫一问世就石破天惊。但即便这样的史诗性作品,马克思、恩格斯还前后为之撰写七篇序言,用与时俱进的客观态度对《宣言》的精神加以发展和创新,体现了鲜明的时代特性。

作为五四新文化运动的旗手和中国共产党早期领袖的陈独秀,思想极其丰富深邃。一方面,来自于他深耕北大的著作等身、知识累积和对中国前途的先知先觉、不断思考,另一方面,源自他以马克思的唯物史观作为其社会主义经济思想的理论基础,并进行发展和求索。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去了马克思主义”,陈独秀在选择并接受马克思主义后,并不是一成不变,比如他认为社会主义经济的发展,需要一个较为漫长的历史过程。

中共一大时,他忽视了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客观性, 比较激烈地提出在中国直接发展生产资料公有制的经济,而在中共二大后,陈独秀的思想发生了变化,或者说是进步,他充分认识到中国社会生产力水平低下的现状,认为“以中国资产阶级幼稚的现状, 断然不能在短期间发展到能够应付中国急于开发实业的需要”,强调资本主义经济作为一个过程的必要性,“在科学的社会主义者看来,资本主义无论为功为罪,而毕竟是人类社会进化所必经的过程”。毛泽东也赞同陈独秀的这一观点, 他说“有些人不了解共产党人为什么不但不怕资本主义, 反而在一定条件下提倡它的发展, 我们的回答是这样简单, 拿资本主义的某种发展去代替外国帝国主义和本国封建主义的压迫, 不但是一个进步, 而且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过程”《毛泽东选集(第三卷)》。

陈独秀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关于生产力的观点,认为社会发展的状况从根本上说取决于社会经济的发展水平。认为“经济的改造占人类改造之主要地位”“社会主义在经济学上是一种比资本主义更高度发展的生产制”,应该“使社会的物质生产力较今日财产私有自由竞争的资本主义社会有高度发展,使社会物质力量日渐达到足够各取所需的程度。”“人民的幸福又以经济的生活最为切要,经济的生活不进步,所谓人民的幸福,仍只是一句空话。”1987年,邓小平更加鲜明地提出“搞社会主义,一定要使生产力发达,贫穷不是社会主义”,进而指出社会主义的本质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实现共同富裕”这一著名论断。

 

二、开放包容

马克思主义是科学的、完整的、博大精深的思想理论体系,具有充分的开放性和广泛的包容性。马克思、恩格斯从黑格尔唯心主义哲学,到费尔巴哈的唯物主义,创立了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从批判地继承资产阶级历史学家梯叶里等人的阶级斗争思想,创立了历史唯物主义;从古典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和大卫·李嘉图的剩余价值论,创立了无产阶级政治经济学;从圣西门、傅立叶、欧文等人的空想社会主义学说,创立了科学社会主义。所以列宁曾热情洋溢地评价:“马克思主义这一革命无产阶级的思想体系赢得了世界历史性的意义,是因为它并没有抛弃资产阶级时代最宝贵的成就,相反却吸收和改造了2000多年来人类思想和文化发展中一切有价值的东西。”

陈独秀始终把中国社会主义经济的发展放到国际经济的大环境中去考察和衡量。他在《新青年》创刊号上发表《敬告青年》提出的6个原则,其中之一便是“世界的而非锁国的”,他批驳了当时广有市场的国家主义、幽禁政策和“中体西用”等错误,,认为“无论其国如何富强, 亦不能漠视外情, 自为风气”,要加大与世界的开放合作,“我们不要学唯名主义者,一听到社会主义便肃然起敬,一听到资本主义便畏之如蛇蝎,厌之如粪蛆”,他认为,“现在的世界的经济是整个的东西,国际间都有密切的相互影响。”“我们要改造中国, 第一要明暸世界的经济政治现状是怎样,第二要明暸中国的经济政治现状与世界各国的关系是怎样”。

“睁眼看世界”是陈独秀、李大钊这些早期的共产党领袖很大的一个优点。陈独秀敏锐地发现,俄国十月革命成功后,实行的完全由国家包办一切的国有化并不成功。“为此,在列宁的指导下,苏联改行新经济政策,恢复商品、货币、市场的存在,允许中小企业由私人经营,制定了租让法”(胡德平《陈独秀一个与时俱进的经济观点——社会主义中的私人企业》)。陈独秀指出,发展社会主义经济要坚持多种经济成分并存,“亦非由国有包办一切大小工商业, 马上就要禁绝一切私人企业”“非到共产社会实现,私有财产是不能完全废绝的”。这些开放、包容的观点,闪耀着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光芒,与中国共产党建国时提出的新民主主义论,改革开放后提出并实施的的“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当前大力推进的允许更多国有经济和其他所有制经济发展成为混合所有制经济的改革一脉相承。

“平均财富”不是社会主义的特征,这也是陈独秀重要的一个经济观点。他对资本主义的生产的社会化、生产资料私人占有制、生产的无政府状态进行了分析与评判,在此基础上提出,社会主义应“对于生产方法与分配方法同时并重”,分配要以生产为前提,没有财富的生产,分配也就失去了基础。他说:“现在批评社会主义的人们,以为社会主义者是专从事于分配方法,就是相信社会主义的人们,也往往误会到这样。其实专讲分配方法去平均贫富,是均富主义,不是社会主义”“不但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根本上决不是什么劫富济贫的均富主义,并且共产国际及中国共产党都不曾幻想中国马上就能够实行共产主义的生产和分配制度。”

 

三、个人主义

《共产党宣言》中说“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一直被当成是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表述,但据研究,恩格斯在1894年的一封信中引用这段话时有些出入。马斯洛理论把需求由较低层次到较高层次分成生理、安全、爱和归属感、尊重、自我实现五类,从行为学的角度诠释了个人主义的重要性。

五四新文化运动时,个人主义以其个性解放、独立人格、自强意识、民主觉悟等标签起到了极大的引领作用,可谓:振臂一呼,应者云集。

蔡元培任北大校长后,即确立了“循思想自由原则, 取兼容并包方针”的办学宗旨。陈独秀在创刊号《敬告青年》中提出“自主的而非奴隶的”,呼吁每个青年“各有自主之奴, 绝无奴隶他人之权利, 亦绝无以奴自处之义务”。李大钊写《青春》一文,以梨花垂柳“飘然贡其柔丽之姿于吾前途辽远之青年之前, 而默许以独享之权利”,表达了对舒心自由的中国青年的呼唤和向往。胡适曾对青年说:“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得起来的!”

陈独秀与《新青年》高举民主与科学的大旗,成为反帝反封建的主要舆论阵地、革命青年的导师,影响了整整一代人,是怎么说也不为过的。1919年3月,恽代英等致函《新青年》说:“我们素来的生活,是在混沌里面,自从看了《新青年》,渐渐地醒悟过来,是像在黑暗的地方见了曙光一样。”毛泽东评价陈独秀是“五四运动时期的总司令,整个运动实际上是他领导的。”。

不难看出,陈独秀本人身上,同样闪烁着浓厚的个人英雄主义色彩。1933年4月,陈独秀被捕后,国民党江苏高等法院开审陈独秀。章士钊自发为陈独秀辩护,陈独秀却不领情,说:“律师所云惟其本人观点而已。吾人之政治主张,以吾本人之辩护状为准。”他自己写的《辩护状》成为脍炙人口的佳作,被上海沪江大学、苏州东吴大学选为法学系教材。南京当局表示,如陈独秀本人写悔过书,即可释放。陈独秀大怒:“我宁愿炸死狱中,实无过可悔!”出狱后,陈独秀一度穷困潦倒,这时叶青、朱家骅、蒋介石等都出钱救济,被他一一拒绝,说:“无功不受禄。”即便是他花费大量精力撰述的文字训蒙专著《小学识字教本》,出版时教育部长陈立夫要求陈独秀改书名,陈独秀坚决不同意,并说“一字不能动”,把预支的8000稿费也退回。称得上铮铮铁骨,特立独行。

一九八四年,中共中央书记处指示中央党史研究室写一篇评价陈独秀一生活动的文章,澄清过去的历史是非,使这个党的重要历史人物恢复其本来面日。时任总书记胡耀邦专门召开会议,指示对陈独秀复杂的一生应当根据详尽确实的材料进行深人细致的分析,得出正确的结论。过去很长时期对陈予以全盘否定是不公正的。陈在本世纪的最初二十几年中为中国革命建立了很大的功劳,後来犯了错误,但也不能将大革命的失败完全归咎於陈。主张写陈独秀这种对革命有过很大贡献的历史人物,要有一种深远的历史眼光,采取厚道公正的写法,这样才能正确评价前贤,深刻吸取历史教训,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实事求是精神,使後人受到教益(郑惠《胡耀邦对陈独秀评价的关注》)。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责任,我们的责任就是要探索一条振兴中华的道路!”在《觉醒年代》中,陈独秀慷慨激昂如是说。历史不能任人打扮,不能永远沉匿在大海深处。今天,运用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和方法,全面辩证地看待历史和历史人物,以史为鉴,吸取智慧,烛照现实,既是时代前进所需,也是中华复兴必然。

 

声明

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