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断案真精到”

——张家口市中级法院民一庭副庭长王少博审案实录

(作者:米继先  发布时间:2014-01-03 )

     某公共交通公司因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一案,不服一审判决,向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以该院民一庭副庭长王少博为主审法官,议庭在法定时限内很快组建起来。

案件本身并不复杂。2012年3月18日,被上诉人魏某驾电动自行车与上诉人某公交公司司机张某驾驶的公交车相撞。交警部门勘查现场后,认定双方负同等责任。被上诉人经住院治疗后,被鉴定为一级伤残,极度智力残缺。交通事故发生后,上诉人已为被上诉人垫付医疗费用507166.92元,原审法院判决上诉人仍需给付被上诉人出院后的二次手术费及护理费用1525700元,上诉人对此不服。

王少博首先组织合议庭成员反复研读案卷,哪怕是最细微的证据、证言也不放过。他还要求大家将案件涉及的各项法律条款找齐并认真领会。同事们反映,跟王少博办案辛苦、劳累,但也使得他们追寻的目标越来越贴近法律、情理,贴近公平、正义。

合议庭成员带着各自的问题对案件涉及到的领域着手调查,准备合议建议。该案关于二次手术、后期护理等重要节点不仅涉及医疗机关及主治医生、法医鉴定,也涉及到上诉人的企业经济现状,甚至与此相似的交通事故案例。出发前,王少博特意要求合议庭成员拒宴请、拒说情,严防各种干扰。

忙碌了一周之后,三卷建议摆上案头,合议庭开始了热烈争议。可以说,每一轮争议都是一种痛苦的感情煎熬。譬如,本案的被上诉人是一个本该安享晚年的花甲老人,只因一场车祸成了植物人,并给一个家庭带来巨大不幸。从个人愿望出来,王少博认为被上诉人获得再多的赔偿都不为过。但是法律的精髓在于它的合理性、全面性和公正性。较之于普通人,法官更应该理智地敬畏法律。

通过三轮争议,王少博忠实地起草了合议报告。报告中对本案涉及的节点问题提出建议。其中特别强调,原审法院对被上诉人出院后的护理期限判决为20年值得商榷。最高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一条规定:护理期限可以根据其年龄、健康状况等因素,确定合理的护理期限,但不超过20年。合议庭认为,从规定中可以看出,20年并非固化不变。被上诉人现年61岁,完全可以根据其伤情、恢复状况以及上诉人经济状况、支付能力等多方面情况综合认定。上诉人某公共汽车公司属公益单位,如维持原审判决,很可能会出现执行难的窘境。此外,张家口属经济落后地区,如此高额护理费用可能对今后交通事故责任案件裁定带来负面影响。

报告得到庭长、主管院领导的认可。接着,合议庭全体约见了被上诉人亲属。王少博首先对被上诉人亲属表示慰问,并委婉地征询对方是否愿意调解。敏感的被上诉人亲属情绪难平:“原审判决是经过审委会审查的结果,有谁想变更,我们推着受害人来理论。”

 王少博不急不躁,反复就案件涉及的法律条款一一释法明义。他坚信,只要有耐心,一点一滴向对方灌输,对方的激烈情绪定会抚平,这样才有利于以后的顺利判决。经过四次对话,对方由反应激烈转变为沉默不语。

 2013年4月18日,该案公开开庭审理。经举证、质证、法庭公开辩论,合议庭再议。当天,王少博轻轻落下法槌:维持原审法院对二次手术费民事判决;判决对被上诉人出院护理期限为五年,五年期满后,被上诉人仍需继续护理,其可再次主张权力;对上诉人为被上诉人垫付的医疗费,上诉人承担75%,扣除上诉人垫付医疗费,应再给付被上诉人陪护费、二次手术费、精神损害抚慰金、残疾赔偿金共计621262.42元。本判决为终审判决。庭审后,双方均表示满意。当事人感叹地说:“法官断案真精到!”     

 (河北法制报2014年1月3日3版编辑:张亚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