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伍军人安置与防范社会稳定风险的建议

                (《反腐法治舆情内参》编委 邓江)

前言:习近平总书记高瞻远瞩,中央政府及时成立退役军人事务部,妥善解决退伍军人的安置保障问题,对维护军人军属合法权益,防范消解潜在重大社会风险做好了战略布局。但是,我们必须正视退伍军人安排存在的现实问题。

一、退伍军人安置保障事关社会稳定和政权稳固

我国现有退役军人5700多万人,并以每年七八十万的速度递增。其中两参退伍军人(参战与参加核试验的军人)为200万人。退伍军人曾对国家做出过重要贡献,拥有着较强的荣誉感和社会责任感。按照常理而论,退伍军人应该是社会稳定的基石。近代以来的历史经验反复昭示我们,如果不能妥善处理好退伍老兵的安置保障问题,那些曾为国家做出重要贡献的退伍军人,尤其是经历过血与火战争考验的退伍老兵们,往往会成为一个社会中不稳定的群体。

从一战结束前后的俄国革命、德国革命,到20世纪20年代的土耳其大国民运动、意大利法西斯运动、德国纳粹运动,再到30年代的美国老兵冲击国会事件,以及二战后的各国反殖民运动乃至苏联解体过程中,退伍军人往往成为社会不稳定的关键角色。

我们是社会主义制度的国家,退役军人依法维权上访本来不应该是一件正常的事,如今却成了常态,全国各地频发退伍军人上访事件,近年来的情况更加严重,2016年甚至连续出现三次“5.11”、“7.18”、“10.11”全国转业志愿兵大规模进京维权上访事件。退伍老兵安置保障问题处理不当,将会给社会稳定带来冲击。以美国为例,1786年美国发生了前陆军上尉谢司领导的起义。谢司是美国独立战争时的军官,战功卓著。战后解甲归田,生活穷困,入不敷出。对现实生活的强烈不满,让谢司发动了起义。二十世纪美国大萧条开始后,大批一战退伍老兵失业,1932年6月17日爆发了前陆军中士瓦特斯领导的酬恤金进军事件。大约两万名老兵与家属到达华盛顿,聚集在国会大厦并发生了流血事件,成为美国历史上最严重的群体事件。在欧洲,一战结束之后,德国魏玛政府将高达1000万的德军裁减得只剩十万人,习惯了战场生活的德军老兵无法得到政府的妥善安置,被无情地抛给了社会,生活艰难贫困。1923年11月,当一战退伍老兵希特勒发动慕尼黑政变时,没有得到德国政府妥善安置的退伍老兵成了纳粹党初期的中坚力量。在中国1947年5月,抗日战争结束被国民政府裁撤的国民党军人,因没有得到妥善安置而不满,集体到中山陵哭诉游行,这些人后来成为中国人民解放战争中推翻国民党政府的重要因素。可见退伍军人的安置保障工作,事关民心向背和国家政权的稳固。

二、退伍军人不满的来源

从现代群众政治的角度来看,如果一个群体因为付出很多,产生了较高的预期,最后却得不到与预期相匹配的回报,就很容易产生不满。服过役的军人尤其是上过战场的老兵,是社会公认的付出最多的群体,因此他们也认为自己理应享受足够的尊重和回报。但在和平的市场经济环境中,退伍老兵的军事技能在市场经济竞争中往往无用武之地,他们往往成为了相对不善于创造利润的群体。和平社会让老兵们曾经的优势变成了劣势,他们在心理上容易产生巨大的落差、失望和不满。社会舆论对军人的推崇

尊敬,只能提高他们对未来生活的预期,从而加深对当下不如意生活的痛苦。作为付出与回报最不匹配、对和平社会最不适应的群体,退伍老兵最容易对现有秩序产生抵制情绪。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政府重视程度不够、安置保障措施不当,退伍老兵甚至可能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重要风险群体。

三、影响退伍军人安置保障与社会稳定的因素

1、组织能力。无论是近代还是当代,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退伍老兵一直是最有组织力执行力和政治动员能力的社会群体。

2、人数规模。退伍老兵的规模越大,因为安置保障不当而动员起来的能量也就越大。如果在安置保障上处理不当,引发的冲击力将非常巨大。事关社会稳定,乃至国家政权的稳固。

3、政府体制。作为相对不善于创造利润的群体,退伍老兵的待遇,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政府体制。在目前市场经济环境下,政府无法提供充足的就业安置岗位,这将给退伍军人安置保障工作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和挑战。

4、政府财力。如果政府的财政实力较强,就有能力为退伍老兵提供较好的社会生活保障,就能够稳定社会形势。比如二战后的美国。

5、立法保障。立法对于妥善解决退伍老兵的安置保障问题起到了关键性的重要作用。1944年美国政府订立《军人权益法案》。该法案就退伍军人的医疗、住房、教育、就业等问题做出了详细的规定,帮助退伍军人更好的适应平民生活。对世界各国的退伍军人安置保障工作都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6、腐败问题。近年来,军转安置领域的腐败问题频发,变卖侵占转业安置指标,真正的转业军人得不到安置或被安置到濒临破产的企业,生活无着落,严重挫伤了老兵对国家的信赖与忠诚。

四、关于退伍军人安置保障的有关建议

1、应坚决遏制军转安置领域的腐败现象。尽快出台安置工作规则和标准,增加安置工作过程的透明度,将会获得广大退伍军人的拥护和支持。

2、建议将现行的《军队转业干部安置暂行办法》、《退役士兵安置条例》行政法提高到《退役军人保障法》的法律地位。使得退伍安置工作有法可依有法必依,确保公平公正公开和申诉渠道畅通。

3、现行的《退役士兵安置条例》规定:退役士兵安置所需经费,由中央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共同负担。但在实施过程中,地方财政困难地区退伍安置经费无法落实。建议退伍士兵的安置经费统一全部由中央财政支付,以避免地区差异导致的不平等。

4、延长士兵服役期限,有利于增强部队战斗力,稳定军事效率。同时,避免大规模现役士兵退役对社会经济造成压力。

5、政府出台政策来扶持市场化的退伍军人转型安置咨询服务业,借鉴教育券模式,由政府向退伍军人发放服务券,退役军人转型安置咨询服务机构通过市场竞争来争取退伍军人的服务券(机构获得的服务券最终可向政府兑换现金)。这样可以充分利用市场化机制优势,减轻政府行政岗位的安置负担,提高退伍军人转型安置的效率和质量。

6、把改善退伍军人福利待遇同提高他们的教育水平结合起来,可以组织他们参加为退役军人安排的高校、职业技术学校考试,政法类、服务类院校、机场铁路会展等安保系统、防爆工程技术等专业优先特招退役军人入学。

这样可以促进高等教育发展,有效缓解退伍军人安置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