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堂党课

(小小说 作者 李笑天)

 

    卫东市机关每年要上党课,通常是把机关上百名党员召集到大会议室像开大会那样集中授课,内容有中央最新指导思想、战略部署、新党章、党员处分条例和廉政建设等,其中每年反腐倡廉的专题都有本单位纪检委主要领导或者外请的党校教授讲课。因为纪委工作原则性政策性都强,通常领导都是坐在主席台念文件或者按照提前准备好的讲课提纲宣讲,从来不脱稿讲话。

    这次是纪委刘书记退休前最后一次讲党课,大家似乎想听到一向不苟言笑、规规矩矩做事的纪委书记安全着陆之前如何发表告别演说。应该说有一种格外的期待。

    多少年大家都习惯了这种场景和学习内容:上半场理论学习基本上是老生常谈,所以台上照本宣科,台下低头看微信朋友圈或者假装认真听讲实际上在打盹儿养神。在下半场讨论发言谈体会的阶段,偶尔会有涉及干部表现,自我批评,或者与单位工作有关的内容,有时候大家分组参与互动。不过,今天在上半场结束时,纪委刘书记正在讲话,他的秘书从场外进来悄悄递上一个字条,刘书记放下讲稿,戴上老花镜看字条上写着一行字:‘中纪委两位同志找您谈话’。刘书记先是脸色煞白,然后秒秒钟又恢复了如常的镇静,在字条上写一句:“请稍等片刻,等我上完最后一堂党课。”秘书拿着字条退下。

    接下来,刘书记咳嗽两声,好像清一清嗓子,然后端起茶杯喝口热茶,又拿起讲台上的眼镜盒,打开,摘下眼镜擦一擦镜片上的灰尘,再小心翼翼地把眼镜放进盒子里,扣上,故作镇定地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同时也避免长时间中断讲课的尴尬。接着,刘书记以平静客气的口吻说,“有点抱歉,本来下半场是和大家一起互动谈体会,因为组织上还有其他工作安排,只好对今天的议程做一点小小的调整:现在上半场内容基本讲完,不再安排中场休息,下边我用半一点时间简单给大家分享一下我从事纪检工作的经历和体会,也算是对我过去几十年的工作画上一个句号”。   

    大家听到刘书记这番话既感到有些意外,因为过去老书记在公开场合从来不谈自己。可是,此刻刘书记马上要退休了,以后恐怕没有机会再和同事们公开交流了,趁机给大家发表一下告别演说之类也在情理之中。不知道是出于对老书记的尊重还是对他临场发挥充满好奇,会场居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老书记受到气氛的感染,起身给大家深深地鞠了一个躬。接着又是一阵更加激烈的掌声。刘书记抬起手打手势,示意大家停下来,开始给大家讲自己人生的经历和工作中的酸甜苦辣。

    刘书记的确没有辜负大家的期待,他一改板着脸谈话作报告的表情和居高临下的姿态,以平和拉家常的口气和大家交流,他曾经插过队,后来回城上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基层,一步一步往上走,直到今天的岗位。最后谈到自己对党的感情,对组织的信任的感谢,对工作中的失误的懊悔心情,对受过他批评和给予组织处分的同事表示歉意。

大家对刘书记貌似谦卑的作风并不感到意外,毕竟马上要退休了,放低姿态做个完美的谢幕给大家留个好印象也算是一个不错的人设。不过,大家对他公开场合向自己的部下道歉还是感到有些意外。因为多年来官场上有个潜规则,那就是即便领导真的错了,为了领导的面子和威信,也绝对不能公开人才,要么找个替罪羊,要么冷处理,因为在公开场合给部下认错是一件丢份的事。

不过,刘书记接下来的自由发挥更是超出大家的预判。

   他语重心长地说,“大道理人人都懂,我几乎讲了一辈子官话,今天给大家交交心,拉拉家常。我们在岗位上就是要讲党性讲原则讲法纪的。不过……”,刘书记话锋一转,大家都全神贯注地听他讲,‘回到日常生活中,我们也都是食人间烟火的普通人,大家的日常生活都离不开柴米油盐。‘’听到这里,有不少人点头表示认同,没想到平时严肃的纪委书记也是蛮有人情味儿的。

    刘书记接着说,‘’有时候我们微薄的收入无法应付较大的生活开支,不少的人都想开好车住大房子送孩子到国外读书。一些干部希望创造额外的收入改善一下自己窘迫的生活状况也在情理之中,尤其是我们看到那些亿万富翁过着奢华的生活,有时候心理上难免会有些不平衡。为什么呢?因为论文凭论水平论能力,哪一条我们都比他们强,凭什么我们不能过高档次的生活他们就能?也有人在不知不觉中放松了警惕,会像很多老百姓讲的那样~~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所以,免不了一念之差走弯路……”说到这里,刘书记有些动情,不过他很快又清醒过来,避免流露出自己此刻的真实心情。

刘书记故作镇定地把话拉回来,“不过,每当我们思想上有类似想法和苗头的时候,我们应该想一想作为一个共产党人的责任: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特别是一些年轻的党员干部,你们面临的生存压力更大,将来遇到的诱惑也会更多,那些无孔不入的投机商人会千方百计拉你们下水。所以,你们要时时刻刻保持高度的警惕,要把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作为常态工作来抓。”在场的一些年轻干部纷纷认同地点头。当然,刘书记最后一段富有人情味的讲话引来了同事们的一片掌声。

散会后,刘书记向他工作了几十年熟悉得不能在熟悉的办公楼看了最后一眼,不声不响地随着纪委的同志上了车。